浅谈满族文明之女真与水达达的关联
发布日期:2020-12-19 02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水达达,或称居于水之人,一说是从今天辽宁省辽阳地区以南直达到辽东半岛南真个女真人,其中一部分是辽初被耶律阿保机逼迫迁去的。

女真这一词语,从词源的角度讲,确切源自肃慎,然而女真作为个族群统称或族群泛称,女真却不能等同于肃慎,而是个等同于族群泛称或统称意思上的??或扶余的词语。

再者,由此持续往北、东北,在东北松花江、混同江的两岸及其四周的深山茂林中生活的通古斯语族诸部,形成了元代称为女直(女真)水达达(或水达达女直)和兀者诸部的主体。

历史上,女真与水达达各原始氏族部落以狩猎捕鱼为生,地产貂鼠、水獭、黑狐、海豹、鹰雕,有俊禽日海东青,由海外飞来,至奴儿干,土着土偶罗之,认为土贡。水达达(鞑靼)一名首见于南宋彭大雅1232 至1233 年的北使记载《黑鞑事略》,在列举蒙古残虐诸国、已争而未竟者时,提到蒙古西南曰斛速益律子,小注云水鞑靼也。斛速益律子为斛速益律干之误,是蒙语usuirgen 的音译,意为水庶民。这种斛速益律干,是指东女真以北、黑龙江沿岸的通古斯语族各部,当时尚未宾服蒙古。

女真往更古老追溯,源自肃慎,是肃慎一词在扶余、??语系语言中产生历时性音变的成果,汉语对肃慎一词的再音译,发生了女真一词,女真肃慎,在扶余??满洲族群体系中,最早是一个父系氏族名称,后演化为部族、姓氏。

辽史载:阿保机虑女真为患,乃诱其强宗大姓数千户,移置辽阳之南,以分其势,使不得相通。迁入辽阳著籍者,名曰合苏款,所谓熟女真者是也(徐梦莘《三朝北盟会编》政宣上卷三)。元哈思罕万户府、千户所之名,即得诸合苏款。在辽河两岸,金咸平、东京、北京,包含半岛地区的“ 系辽籍” 熟女真,受汉文化影响较深,文化水平是比拟高的。

水达达居住在混同江(今松花江及松花、黑龙江汇合后之黑龙江)南北之临江滨水区域,元置水达达路辖之;大多数人依然过着逐水草为居,以射猎为业的牧猎生活,也捕鱼为食。从经济发展的程度来说,要比它南面的女真诸部更落伍步。到明中叶,当它南面的女真部落已基础上变成熟女真时,它们尚处在生女真阶段。明《开原新志》有云:其脑温江(嫩江)上自海西,下至黑龙江,谓之生女真。略事耕种。聚首为礼,人持烧酒鱼胞,席地歌饮。少有忿争,则弯弓相射。可木(在黑龙江、松花江汇流处下游不远)以下,以桦皮为屋,行则驮载,止则张架以居,养马弋猎为生。这种所谓略事耕种、养马弋猎的生女真,显然就是元朝时候的水达达各部。

撰稿:董昊

原题目:浅谈满族文明之女真与水达达的关系

其次,在熟女真的东北方向,分布在长白山西麓北至松花江上游和中游,www.49234.com,以及牡丹、绥芬二水流域的女真诸部,元代属开元路境。辽金之际,他们被称为生女真,以与系辽籍女真相差别,或曰其非熟女真、亦非生女真也(《三朝北盟会编》政宣上卷三)。其经济文化的发展,虽比本来系辽籍的女真诸部稍落后一步,不外在金元两代,他们因为早和汉、渤海等民族的相互融会或影响而逐步扩展农耕出产(《金史? 食货志》载明昌四年上京等路猛安谋克户17 万多,岁牧税粟达25 万多石,户均1.4 石,可见农耕范围不小)。至少是到元代,他们与其南面的所谓熟女真,恐怕差异已经不很大了。

良多人以为水达达与女真为一体,男子向大衣哥借200万被拒,想出傻瓜式报复手腕,这长,并将二者一概而论。实际上水达达是长期跟女本相处的一局部人群,(能够说是寓居在统一地域的两部门人)后期语言彼此融入,皆为通古斯语族。水达达是长期栖身于松花江,黑龙江,乌苏里江交汇处的原始居民,总之,水达达与女真有着亲密的关联,二者在长期的生涯中荣辱与共!